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员工宿舍干女员工
员工宿舍干女员工

因为美国那边要求今天无论多晚都要把样品确认了,不然影响到出货日期的。所以到了富林厂,首先问了孙丽萍T-262P的样品啥时候能出来,孙丽萍告诉我今天可能要晚些,估计要晚上10:00左右,我一听,这肯定也回去不了,等着呗,顺便了解了一下其他样品的进展情况和修改情况,晚上吃过饭后,找曾先生要了台电脑,把今天的工作状况和样品进展先回了,反正闲着也是没有事,便练习起了五笔和EXCEL制表,通过这几个月的锻炼,我的电脑水平有了十足的长进,五笔一分钟可以打60多个字了,制表更是不在话下,另外还跟威廉学习了photoshop,一些简单的图片编辑也都没有问题了。


  到了9:00多的时候,我到外面办公室找孙丽萍,结果没有找到,我想她可能在曾先生那里,结果曾先生也不在,我想这奇怪了,马上样品就要出来了,怎么俩人都不在啊?


  又过了有半个小时,孙丽萍和曾先生都回来了,我赶忙上前去询问怎么样,曾先生双手一摊,不好意思的说:“阿瑟,不好意思,样品出问题了,还得多等一会,估计得两三点钟。”


  我一听还要四五个小时,还能说啥啊,人家曾老板都这么说了,便打了个哈欠说:“曾先生,既然一时半会也好不了,那我就去样品室睡会了。反正明天早上6:00之前无论如何都要把样品确认了,把资料传给美国。”


  曾先生连忙答应:“你放心,阿瑟,最晚三四点钟一定能完成……”


  孙丽萍对我说:“阿瑟,要不,你去我宿舍睡会吧,我同屋的请假回去了,我在这里守着,等样品好了我去叫你。”然后又转头向他老板:“曾先生,你看怎么样?”


  我赶忙摆手说:“那不行不行,这女生宿舍多不方便,女生来来往往的,多影响人家啊。”


  “没事的,我是住在一楼最边边的,不影响其他人。”


  “是的,阿瑟,你就过去孙丽萍宿舍住吧,她宿舍洗手间,淋浴都有,你睡一会,等下好了让她去叫你,如果你觉得不合适,那就让司机带你出去住酒店……”


  我一听曾先生这么说,那更不合适了:“不不不,曾先生,那更没有必要,我还是去孙丽萍宿舍眯会吧。”


  我跟着孙丽萍到了她们宿舍的一楼最东边的一间宿舍,打开门,里面两张一米的小床,虽然很简陋,但是装扮的很是温馨,靠近窗台有一个梳妆台,窗户上垂着深绿色的窗帘,靠近左面屋角放着两个布柜子,右边有一个黄色的小门,里面应该是洗手间。


  孙丽萍请我进去,然后到柜子里拿出了一条毛巾和一个新的牙刷递给我:阿瑟,你等下冲个凉,刷下牙,先睡一觉,等下好了我来叫你。


  我忙说:不用,孙丽萍,我在这睡一会就行,不麻烦你了。


  那怎么行呢,最起码还要四五个小时呢,你不冲凉那多不舒服啊,这毛巾和牙刷都是新的,我前几天帮我老公买的,还没有用呢。


  那多不合适啊,你看。我无奈只好接过来毛巾和牙刷。


  那你先冲凉吧,我去车间看着。说完孙丽萍便关门出去了。


  我看孙丽萍出去了,便脱了衣服进去冲凉,进门就是个马桶,里面是一个冲凉的空间,用一块雨绸布隔开,马桶后面有一道绳子连接到窗户上,绳子上还挂着孙丽萍晾晒的衣服,有胸衣,还要一件黑色的内裤,我偷偷上去摸了摸内裤,然后凑到鼻子闻了闻,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

  冲了凉出来,本来是准备穿着裤子睡觉,毕竟在人家女孩子房间,可是迷迷糊糊睡到一半,感觉非常热,吹着风扇也没有用,迷迷糊糊中就把被单也踢开了,长裤也褪掉了……模模糊糊中,听到厕所的门吱一声响了,我费劲的微微睁开眼一看,灯也亮了,只见孙丽萍围着浴巾从洗手间走了出来,一手抓着浴巾,一手拖着还在滴水的头发,乳房的上部都露在外面,整个人就像一个白晃晃的幽灵,她来到梳妆柜前的凳子上坐下,手拿着毛巾照着镜子擦头发,一双白生生的小腿荡呀荡的,直荡的我心里的欲火越烧越旺,裤裆那里早已经支起来了高高的小帐篷了,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,没有过这样经历的人一定想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,就像是在火锅里的煎熬,真的可以把人的心给熬干的那种。


  我不禁喉结动了几下,咽了咽口水,忽然发现孙丽萍从镜子里直勾勾的看着我,我吓坏了,赶忙闭上眼睛装睡。


  就听到孙丽萍慢慢的脚步走了过来,然后站在床边,静静的看着我,我想坏了,那儿还挺着呢,赶忙用双手盖住,就感觉到孙丽萍蹲了下来,呼吸逐渐变得温润起来,鼻孔里喷出火热的气息,毫无保留的打在我的脸上,同时她的小嘴贴上了我的嘴,直刺激的我血脉暴涨,我睁眼一看,她的一双眼睛似乎汪了一潭水似的,射着醉人的光芒,我轻轻地用舌头一探,她便张开了小嘴,也伸出舌头和我的紧紧的纠缠在一起。


  我再也无法忍耐,伸手就钻进了孙丽萍的浴巾内,轻轻的揉了一下,只听见她的嘴里发出“喔”的一声,同时身子也跟着颤了一下,我刚想进行下一个动作,孙丽萍却用力的摆开被我纠缠的小嘴,呼呼的喘着粗气,断续的说道:“阿……瑟,等一下……我……去……关灯……先”。


  我轻轻的坐了起来,扭头看着孙丽萍那红扑扑的小脸,嘿嘿笑了一声,一步就把她从门口灯那里拉到了床边。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早已倒在了床上,将她紧紧的压在身下。


  我感觉到自己的那话儿一阵发胀,似乎要喷出火来,同时我放开了小嘴,一张口在她柔软的耳边粉颈缭绕,直向下去,终于来到了胸口,我褪下她的浴巾,贪婪的吮吸着一颗蓓蕾,同时一只手轻轻的揉动另一只乳房,而我的另一只手早已沿着小腹滑向了两腿之间,只感觉一阵火热热,湿乎乎的……身下的孙丽萍也产生了剧烈的变化,一双手麋乱的在我的身上毫无目的游动,嘴里发出粗重的呼吸声……我终于忍耐不住,这已经是我的第二次,知道下面是什么,同时感觉自己的那话儿胀的就像要爆炸似的。


  我慢慢的分开孙丽萍那笔直修长的双腿,同时将它们支起,我爬起身子跪在柔柔的腿间,颤抖着双手握着她的双腿,看着同样迷乱的孙丽萍,说:“要不要戴套?”


  “不用,我上环了。”她气喘吁吁的说道。


  ……


  一阵激烈运动,由于太过紧张,十来分钟吧,我就缴械了。我进去洗手间冲了一下,回到床上躺下,孙丽萍侧着身子脸朝着墙,背对着我,我把她扳过来,让她的头躺在我的胳膊上:不好意思,时间太短了吧,我是第一次,很紧张。


  真的是第一次?


  嗯。


  呵呵呵,那我遇到了一个处男奥,等。


  对了,几点了,你怎么回来了?


  1:00多了,估计样品得四点能好,我热的不行,一身汗,才回来冲个凉的。


  那还早着呢。


  是的啊,对了,你是不是早就对我打坏主意了?


  没有啊。


  没有,骗人,你上次捡笔是不是偷看我内裤了?


  我…


  你看,承认了吧。


  一提起这事,我的那话儿忽然又挺了起来,我拉着孙丽萍的手放到那上面,可以感觉得到上面的青筋一跳一跳的,孙丽萍吓了一跳,连忙把手拿开,低头一看,忽然一口咬住了我的肩膀,说了句“讨厌”,我把嘴趴在她耳边:“再来一次好吗?”只听得她“嗯”一声,然后她坐了起来,跨到我身上,用手扶住,慢慢的坐了下去,痛苦的“啊”了一声:“怎么比刚才大这么多了?”


  我很委屈的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
  只见孙丽萍在我身上一上一下的动了有十几分钟,累得气喘吁吁,我连忙说:“我来吧”,把她抱倒平放在床上,我架起她的腿动作起来,大概过了十几分钟,就听到孙丽萍含糊不清的喊道:“快点,快点”我赶忙加快速度,忽然孙丽萍双手抱住我的脖子把我头拉下来,吻上我的嘴狂亲起来,我就觉得她那里一阵激烈收缩,有一双小手似的紧紧抓住我那话儿,然后她长出了一口气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
  我亲着她的耳朵问她:“是不是高潮了?”她轻轻的说:“嗯”


  我说:“我还没到呢”,忽然想起来了爱情动作片里的老汉推车,我便把孙丽萍抱起来,让她把屁股撅起来,然后我从后面没根而入,疯狂的动作起来,感觉到前面顶到了什么东西,酥酥的感觉,非常的舒服,就更疯狂起来,孙丽萍的头已经趴在了枕头上,嘴里呜呜的,越来越快,越来越猛,最后喷薄而出,我也累瘫在床上,两人抱着一句话也不说。


  忽然门外一阵敲门声,孙丽萍问了一声谁,门外一个男生答道:“孙丽萍,T-262P好了,你过去看看吧。”


  “好的,你们先把样品送到办公室,我去叫下唐先生一起过去。”


  “好的,那我先去拿样品。”


  孙丽萍起来拉亮灯,一看闹钟已经3:10了,我吃了一惊:“刚才有做那么长时间吗?”孙丽萍白了我一眼:“做了多久你自己不知道啊,人家都快受不了”


  我连忙搂住她的肩膀:“真的受不了了?”


  “哼”她转身走进了洗手间,我也跟了进去,她拿起花洒给我冲了冲后背,然后挤了一把洗头膏帮我洗起那话儿,这谁能经得起啊,立马那话儿又站了起来,孙丽萍吓的赶忙松开手,用花洒把泡沫冲了下去,我笑了起来,她用手打了一下我的肩膀:“笑什么啊”。我赶忙擦干净穿上衣服,孙丽萍也出来了,穿上衣服,让我先出去,在办公室楼下等她,我在楼下等了几分钟,孙丽萍过来了,我们一起到了办公室,样品已经拿过来了,我赶忙打开电脑,发现Tina已经发了好几封邮件催了,我拿出笔记,仔细对照了一下,发现那个画眉鸟的头上的蓝色有点前,拿出色卡薄,请他们立刻重新调颜色,调了两次,终于没有问题了,再检查其他的也都还可以,便立马把样品拿到样品室拍了照片,写了邮件立马发给美国Tina ,十分钟后Tina回了邮件,确认OK。


  完工大吉。


【完】